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1945年富锦日俘暴乱内幕:女侨借口上厕所开道,群起击杀苏军26人

2022-11-29 05:47:15 2027

摘要:#头条创作挑战赛#“嘘,别出声,把你们的衣服脱下,让我们穿上,我是来救大家出苦海的”,1945年8月14日,佳木斯市富锦县富锦一所中学,日军少佐畑中宏对被苏军关在那里的日侨们说。“60万关东军都没了,你手无寸铁,能行吗?”“你就看着吧,我这...

#头条创作挑战赛#

“嘘,别出声,把你们的衣服脱下,让我们穿上,我是来救大家出苦海的”,1945年8月14日,佳木斯市富锦县富锦一所中学,日军少佐畑中宏对被苏军关在那里的日侨们说。

“60万关东军都没了,你手无寸铁,能行吗?”

“你就看着吧,我这就带着大家干掉苏联人,冲出苦海!”畑中宏低声但是却信心满满地说。

日军少佐为什么要暴乱,他的计划能成功吗?

1945年8月6日,日本广岛腾起了一团巨大的蘑菇云,美军在那里投下了一颗原子弹。顷刻之间,建筑物化为灰烬,十万人灰飞烟灭。

原子弹巨大的威力,让日本军国主义者大惊失色。3天之后,即8月9日,又一颗原子弹在长崎爆炸,又有六万人惨遭劫难。几乎在同时,苏联正式对日宣战。

早已集结在远东边境的一百五十万苏联红军,在飞机的掩护下,从东、北、西三个方向,在四千多公里的战线上,以闪电般的速度向前推进,直指日军占领下的东北。

当时日本在我国东北的驻军一共有24个师,加上伪军,总兵力将近一百万。

在日本陆军中,关东军战斗力最强,装备也最精良,有“皇军之花”之称。极盛时,关东军编有31个步兵师团,11个步兵和坦克旅团,1个敢死队旅团和2个航空军,总兵力约一百二十万人。但是此一时彼一时,到1945年,关东军早已经今非昔比,烂泥糊不上墙了。

因为从1943年初开始,随着太平洋战场日军吃紧,日本关东军主力被逐渐抽调到太平洋战场救火。

1943年底开始,到1945年春天为止,关东军的主力师团被调走了28个。

不光如此,东北储备的战略物资,有一半被运回日本本土,其中包括航空挥发油2万千升,普通挥发油3万千升,弹药13个师团会战份额。

虽然说到了1945年5月,德国投降后,日本为防止苏联可能在中国东北地区发动的进攻,再次扩军,关东军兵力达到24个师团,约70万人。但是关东军总人数的增加只是一种表象,一没有优质兵源,二没有武器。

因为武器装备严重不足,把伪军的装备都拿来了,尽管如此也不能人手一枪,有人只领到了长矛竹竿等冷兵器。由于兵源缺乏,把没有拿过枪的老人、孩子和学生都拉进去充数。

最关键的是,日本高层已经没有了战斗的决心。这时候的日本高层,商讨的不是打不打的问题,而是打算以最有利于自己的方式结束战争。

8月8日,外相上奏天皇,认为应以原子弹爆炸为契机,断然结束这场败局已定的战争。

裕仁回复:既然敌方使用了这种武器,继续战争越来越不可能。我想,为了争得有利条件,而错过结束战争的最佳时机,对我们就不好了。

日本高层已经把投降提到议事日程,此时的关东军大多数都已经没有丧失了斗志。反观苏军刚刚打败了德国人,兵强马壮、士气高昂,跟关东军交手没有任何悬念。

因此,苏军进入东北之后,摧枯拉朽一般,日军根本无法招架,不可一世的关东军大部分都没有抵抗,都成建制投降。

据苏联方面的资料,苏军在中国东北仅仅伤亡两万余人,俘虏了六十万日军,同时东北境内百余万的日本侨民也被苏军控制。

日军虽然残忍,但是他们有下级对上级的绝对服从传统,对天皇的旨意,更是毫无保留执行。

8月15日,天皇宣读终战诏书后,60万日军像泄气的皮球,武士道精神也荡然无存。军人如此,侨民就更不用说了,基本上都是乖乖服从,非常配合。

但是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,还有一部分军人和侨民,不甘心他们的失败,要做垂死挣扎。

日军明知道没有任何胜算,为何还要以卵击石,自取灭亡?因为他们害怕被苏联人弄到西伯利亚。

众所周知,日本和俄国有历史上的血海深仇,当年日俄为了争夺中国东北大打出手,在旅顺杀的血流成河,尸横遍野,蕞尔小国硬是把沙俄帝国打得跪地求饶。

尽管在二战爆发后,斯大林采取了比较务实的政策,比如最早承认日本人扶植的伪满洲国,在1941年4月上旬和日本签订战争中相互保证中立的《苏日中立条约》等等。但实际上,苏日之间的历史恩怨和矛盾积重难返,可谓是不可调和。

因此,苏联占领东北之后,对待日军战俘的态度跟中国截然不同。

中国遵守《日内瓦公约》,对于日军战俘以德报怨,让他们吃好喝好,很快就将他们遣返回国。

而苏军对待日本战俘则毫不客气,像严冬一样冷酷无情,把他们当作一种资源,运到苏联国内,拉到遥远寒冷的西伯利亚,让他们做苦力。

这样一来,日本军人对成为苏联战俘怀有深深的恐惧,还有一部分日军骨子里是凶残自傲的,不甘心失败。如果再加上别有用心的人在其中煽风点火、推波助澜,发生暴乱就不难理解了。

事实上,在苏军占领东北期间,日军发动骚乱甚至暴动的事件多次发生,其中发生在黑龙江富锦的日俘暴乱,甚至差点取得成功,几乎就要把苏军给反杀。

富锦县位于佳木斯,是8月10日由苏军和东北抗日联军一道解放的。这里不是什么战略要地,驻守的日军不多,苏军和抗联也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。

富锦解放时,日军战俘只有数百名,不过这里还有千余名没有来得及撤退的日侨。这些人是当地的不稳定因素,所以被苏军集中起来,带到富锦一所中学内,关押在教室里。

学校是学习场所,学生们上课的地方,没有铁丝网,也没有铁窗,也没有高高的围墙,而且门窗都不会太牢固,用来关押犯人确实有点不大合适。

不过,苏联人认为,这时候的日军战俘手中已经被解除武装,是拔掉牙齿的老虎,没有了战斗力,掀不起什么风浪,所以苏军也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,只留下一个连队负责看守他们。

只要连队的士兵提高警惕,基本上可以控制住局面,保证不住乱子。

尽管如此,苏军也没有大意,对关在礼堂的日军俘虏非常“照顾”,把他们关进去之后,把礼堂窗户全部用木板钉死,连只小鸟都飞不出去。

不仅仅如此,苏军还把教室里面的桌椅板凳也全部搬走。如此一来,日军俘虏除了身上的衣服,没有任何随身物品,连把指甲剪也不让带。

几百人关在礼堂里,里面也没有床铺,战俘们白天不许坐着,也不能说话,只能站着。

到了晚上十点之后,战俘们才会被允许和衣躺在光滑的水泥地上睡觉。

当时东北的气温还很高,蚊子满天飞。夜幕降临之后,蚊子嗡嗡着,像战斗机一样成群结队,咬得那些战俘睡不着觉。

相对来讲,日本侨民的条件相对要好多了,他们都携带有一些行李,白天可以坐着,能够窃窃私语。他们还可以走到室外,在苏军划定的范围内来回走动,呼吸“自由”的空气。

但到了夜幕降临的时候,苏军对战俘和日侨一视同仁,都要被相继赶进几个教室内,教室门也被苏军士兵从外面锁上铁链,大小便只能在屋里解决,即使生病了也不能出去。

风水轮流转,这些曾经在中国土地上耀武扬威、作威作福,残害中国百姓的日军和日侨,如今也被剥夺了起码的权利,被当牲口一样关押着,毫无尊严可言。不知道此刻的他们,心中作何感想,有没有忏悔。

从甲午战争之后,日本就进入强国之列,半个世纪以来,他们对外战争从来没有输过。他们的军人和百姓,也没有受到过任何歧视,所以一下子成为阶下囚,心中的滋味很不好受。

同时,对于他们的老对手俄国人的手段,他们也多少有点了解,对于未来,他们十分担忧,充满恐惧。

就在这时,一个消息在战俘之间不胫而走:那些被俘的关东军官兵,正在一批批被运往苏联,到西伯利亚做苦力。

沙俄时期,统治者就喜欢把犯人流放到环境恶劣的西伯利亚做苦力,这是一项传统的惩罚措施。

苏联建立后,沙俄的这项传统技能被继承下来,罪犯们被押送到寒冷的西伯利亚,已经见怪不怪。

1918年,苏联建立了第一个古拉格劳改营。从此,各种刑事犯罪的囚犯、内战被抓获的白军战俘等,都会被送进劳改营。

古拉格劳改营长盛不衰,是因为苏联工业发展,需要资源开发,如镍、锡、钴、铬铁矿、黄金和木材资源,还有修铁路,都需要大量的劳动力。

二战爆发时,古拉格劳改营已经有160万人。但是繁重的工作和恶劣的生活环境,让那里的人口大量非正常死亡。

据估计在1941~1943年,古拉格系统有51万人死亡。

而日本关东军对此做过渲染,对官兵灌输过这样的理念:跟苏军交战一旦被俘,将会被送到西伯利亚的战俘营。那里工人使用的是原始的工具,劳动是高强度的,食物始终短缺,不供应御寒的衣物,寝室拥挤脏乱,有病不给看,传染病流行。

二战中,苏联失去了上千万成年男子,劳动力极为短缺,150万曾经被德军俘虏的苏军战俘被当作叛徒,送进古拉格。

其实这些日本人对中国人的所作所为也不遑承让,或者说不相上下。从1934年到1945年的十多年里,日军一直在边境修建军事要塞防范苏联人,东起吉林省珲春,中部经黑龙江省中苏边境,西至内蒙古海拉尔(今呼伦贝尔)和阿尔山,长达5000公里的边界线上,日军共修筑17处要塞,要塞群共约1700公里,共有8万个永备工事。

要塞的修建者不是日本人,也不是朝鲜人,大部分是来自辽宁、吉林、山东、河北等地的中国人。这些人不是自愿硬拼来的,而是被强征来的。

他们吃不饱,穿不暖,还没有一分钱的报酬。

他们没有人权,没有尊严,不能休息,只能像牛马那样累死累活地干,不少人不是累死就是死在日军的皮鞭和枪口之下。

即使侥幸坚持到工程完工,他们也无法幸免,为了防止要塞布防设施泄密,在完工后,这些可怜的中国劳工往往会被集体处决。

正因为日本人对中国劳工犯下滔天罪行,他们猜想苏联人把他们带走之后,也会用同样的手法对待他们。

因此,关东军日本战俘和日本侨民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,惶惶不可终日。

既然知道要去的地方是人间地狱,那就不能坐以待毙,怎么办?有些人都动了念头,三十六计走为上计,逃跑!

起初,他们只是在心中产生了这个念头,还没有下定决心。

直到后来发生一件事,成为他们铤而走险的催化剂。

8月13日上午,学校大门打开了,又有一些漏网的日军和日侨被苏军俘获送到这里,分别关进学校的礼堂和教室。

这些人到来后,绘声绘色地讲了他们的所见所闻:在富锦火车站,他们看到了从佳木斯方向开来的火车,上面满载着日俘和青壮年男性日侨,一路鸣叫着往东开去。

不用说,列车上的人是要苏联去。

在日本人看来,同胞们走上的是一条不归路,是地狱之门,将有去无回。

消息在日本人中悄悄扩散,慢慢发酵,恐怖气氛在无声蔓延。

原本还在犹豫的人,现在下定了决心。

如果不行动,就轮到他们了。

危险“迫在眉睫”,还等什么?赶快行动吧。

当天夜里,战俘和侨民们一夜未眠,他们在悄悄酝酿。

在金鸡报晓的时候,一个冒死举行暴动的计划在这个临时集中营里制定下来。制定这个计划的,是日军少佐畑中宏,他是个心细如发的人,也是个有执行力的人。

14日午饭时间,计划启动了。

根据规定,十几名日侨到学校食堂取餐,然后分别送到战俘和日侨那里。

十余名提着午饭的日侨走进礼堂,畑中宏带人包围了他们,简单明了地说:“别出声,我要救大家,请把你们的衣服脱下来,让我们穿上。”

在其他战俘的掩护下,日侨跟战俘互换了衣服。

不一会儿,十多名“日侨”来到教学楼里,向这里的日侨说明了暴动的计划,大家一致拥护。日俘找出两个会说俄语的同胞,十多人分为两组,每组中有一个俄语的日侨,等待天黑。

天黑之后,日侨将教室里的桌椅分解,桌腿成为他们的武器。

当晚九点,几名苏军按照规定对教室进行巡查,其中一名红军刚走进教室,脑袋就同时被桌腿重击,连声音都没有发出,就倒在地上。

几乎同一时间,同样的一幕在另一间教室里上演,自然,苏军的武器和军装也换了主人。

一个日俘带着一名女日侨用俄语表示自己想要上厕所。两名哨兵一听女人要上厕所,立刻产生联想,警惕也放松了。

就在这时候,两名日俘从背后同时扼住了他们的喉咙,用力一拧,两名哨兵见了上帝。

日俘经过一番相似的操作,拿到了七套苏军的武器和军装。

下一步,就是放出礼堂内的日俘,他们才是暴动的骨干。几名“苏军”列队来到礼堂外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四名苏军……

随即,礼堂大门打开,就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,几百名日俘依次走出。他们有条不紊,悄无声息,兵分两路。

一路50名日俘,由少尉河野带队,去放出教室里的日侨;另一队200名日俘,由畑中宏带队,悄悄靠近校园西侧的宿舍楼,打算消灭那里的苏军。

可是距楼门口还有几十米的时候,被一个外出上厕所的苏军士兵发现。

一看半夜三更地冲出这么多人,苏军士兵吓得汗毛倒立,随即大叫起来。

日俘无奈,只好开枪,暴乱进入转折点。

枪声就是命令,枪声就是敌情。宿舍楼里的苏军立刻翻身下床,抄起家伙(包括机枪),向外面猛烈射击。

“可怜”那些日军战俘,毫无遮掩,成为活靶子。不一会,日俘尸体就横七竖八躺了一地。

日俘手里虽然还有几支枪,但是在一个连的苏军武器扫射之下,根本就显得微不足道。

宿舍楼这边响起枪声的时候,河野少雄带领释放的日侨已经跑到了操场,刚好暴露在宿舍楼一侧苏军的火力之下,又一场杀戮开始了。

但是日俘毕竟是枪林弹雨走出来的,并没有慌乱,他们冲到宿舍楼下,这是苏军火力死角,子弹暂时对他们无可奈何。

日俘们搭起人梯,从窗户翻入二楼,把正在开火的苏军吓了一跳,双方距离太近无法开枪,只能展开肉搏。

接着,又有不少日俘用同样的方法翻窗户进去,宿舍楼里力量对比发生改变,苏军处于下风。

就在这时,20多名苏军士兵吼叫着从宿舍楼另一面的窗户跳下来,绕到二楼通道,对暴乱日俘不由分说就是一通猛打。

很快,翻入二楼的日俘躺了一地,没有了动静。

二楼的苏军随即端着枪下楼,对一楼的日俘挨个用火力点名。日俘虽然凶猛,但是手无寸铁,也只能任由苏军宰割。

在日俘跟苏军血战的时候,日侨趁机跑向围墙,心想着跑了再说,管他们呢,爹死娘嫁人,各人顾个人。可是尾随而来的苏军不讲情面,粗暴地开枪扫射,像割韭菜一样,墙下顿时躺满了尸体。

日侨一看火了,打不过你们,还不许我们跑?干脆,拼了吧。然后哇哇叫着,高举着桌腿冲向苏军。

苏军也不客气,狂吼着,扣动扳机将他们全都打翻在地。

看到这阵势,那些精明的日俘和日侨举起了双手,好死不如赖活着,当苦力就当苦力吧,说不定还能留下一条命。

很快,暴乱平息了,校园上空弥漫着血腥味,还不时传来伤员的呻吟声。

这场富锦日俘暴乱中,日方有四百余人身亡,苏军只损失了26人。

尽管损伤比“占优”,苏方也没有觉得自己占了便宜,心中不忿,对日俘更不客气。投降的日侨和日俘虽然暂时捡了一条命,但也未必是什么好事。因为被送往西伯利亚的59万日本战俘,大多死在了异国他乡,回去的不到一半,而且回国的人有不少精神失常,选择了自杀。

不过那些日侨可就苦了,他们的命运本来没必要那么惨,苏军对日侨还是稍微客气一点的,有很大概率会被遣返日本,这一来大家可都遭殃了,西伯利亚是他们的光明归宿。

说到底,还是那些不自量力的日军战俘,拿着鸡蛋撞石头,连累了他们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